| | | 百度

“做不了明星”的包贝尔:只做自己人生的“大人物”

百度

人民网记者  李岩

2019-02-2109:25  来源:人民网
 
嚣张富二代挑衅警察
嚣张富二代挑衅警察

2016年,当包贝尔还在为路演《陆垚知马俐》奔波时,执导好接下来的古装网剧《欢喜密探》是其最大的挑战。两年后差不多同一时间,五百执导的《“大”人物》杀青进入后期制作,包贝尔在其中出人意料地饰演“反一”,他坦言,做好演员是他的一个梦想,不断颠覆“先入为主的喜剧”形象,去尝试各种别人口中的不可能,是他在演员道路上的唯一目标。

万达文华16层的宾馆套间里,暖风被开得很大,桌上摆着几乎还没有动过的午餐,坐在窗边的包贝尔穿着短袖T恤,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荧幕看着一部韩国电影,阳光透过玻璃反射出很美的弧形波纹。四个小时候后,电影《“大”人物》即将在楼下首映,随即开启全国路演,“这是我毛遂自荐来的角色”“他们都认为我疯了”“我不怕被比较”“我觉得我可以”“演员,就是这样,努力塑造每个角色,活出他们的人生”……包贝尔不停地抛出一个一个他自己认为的“正确答案”。

52部影像背后 我永远做不成“明星”

《“大”人物》首映当天,包贝尔的通告被排得很满,为抓紧时间,一边化妆的包贝尔,一边回答着记者提出的问题。喜欢韩国电影的影迷都知道,《大人物》改编自2015年韩国当年票房冠军《老手》,讲述了老牌探员徐道哲带队与嚣张跋扈的财阀三世赵泰晤展开智勇博弈的故事。在中文版中,王千源饰演了本土化后的刑警“孙大圣”,包贝尔则出演为富不仁的赵泰。

依稀还记得进组的第一场戏,就是两人初次见面,包贝尔饰演的赵泰需要掌掴王千源(孙大圣)。“我当时跟王千说,‘哥,我可是真扇,你看行吗?’王千也不含糊,‘行,你来吧,反正最后一场,我也都会扇回去’。”紧张加忐忑,从导演到监制都蹲在监视器后面屏住呼吸,谁心里都没底,但一天拍下来,收工的时候,导演五百走过来,拍了下包贝尔说“哥们,成了”,从此,没有人再问过他合适不合适,甚至在后面的许多戏份里,场内工作人员看见包贝尔都绕着走。

在包贝尔眼中塑造每个角色前,都会寻找一个情感点来支撑人物,《“大”人物》100多场戏中于他而言,最难的不是飙车戏、打斗戏,反而是一场文戏中的一句台词,让他找到了表演的合理性和准确性,“我在戏里说,你们是不是都瞧不起我?因为我是小妈养的”包贝尔认为,由点到面,片中的赵泰就是这样一个既让人恨得咬牙切齿又可怜至极的人。

从《别动我的抽屉》到《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港囧》,林林总总52部影像作品背后,包贝尔坦言,自己从来就不是明星,自然也没有“当明星的压力”,“我是一个演员,演员就是一块橡皮泥,你捏成什么样,它就是什么样,但橡皮泥的颜色是固定的,我的形象是载体,不是帅哥,所以即便是18岁的时候,也从没有偶像剧来找过我。”他低下头笑了笑,顺势抬起头望向窗外。

入行15年 被逐渐认可的感觉真好

时光倒退到20多年前,中学生包贝尔进入了青春叛逆期,打游戏、谈恋爱,看小说,对于那个年龄的他,一个都没有缺席。从《红色警戒》到《大富翁》《暗黑破坏王》,他经常是网吧里第一个打通关的“霸主”;从金庸到古龙,无数个书中的武林高手陪他度过了许多不眠之夜。但时间长了,包贝尔却并没有感觉到快乐,“因为学习不好,所有人都看不上你。”一个偶然机会,包贝尔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的表演专科,玩了半个学年后,在第一学期要交作业时,他才有些慌了神,面对同学们准备的《茶馆》《雷雨》这样的经典大戏,他和同组同学另辟蹊径地排出了一个《鬼子来了》的小品。

“我在里面演一个跑来跑去的人,特傻。”包贝尔回忆道。但就是这样一个小品,让他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掌声和赞美,第二个学期,老师让包贝尔当起了班长。“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妈开始夸他,老师开始表扬我,我突然感觉,被认可和被看到的感觉真好。”

然而进入演艺圈后,现实境况又给他的人生上了严肃的一课,因着形象包贝尔的戏路受到局限,找他演喜剧的人偏多,每当他想突破一下的时候,也总会有人半开玩笑地劝他,别闹了,还是好好演你的喜剧吧。“演员是不能给自己定风格的,必须自己寻求改变”,因此才有了后面的《欢喜密探》《胖子行动队》,“我知道会有很多人骂,但如果我不做,就得在家等着,我不想等……”

电影《“大”人物》自宣发以来备受关注,在之前的点映场里,已陆陆续续地传出网友的评价,许多人拿包贝尔和《老手》中韩国影帝刘亚仁相比,质疑他在片中表演方式有些过,“我俩是没法比的,我演的就是我所理解的这个角色,他就是这样一个心理有缺陷的疯子。”包贝尔说,他接受所有来自网友的批评,因为表演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学习和探索的过程,“我会尽量往好的方向去走,但请给我时间。”

结婚五年 家人在哪哪里就是家

紧接着《“大”人物》即将开启全国路演,“路演也不错,我还能借着这个机会多回家几趟。”包贝尔告诉记者,随着工作频率的不断提高,回家的机会反而越来越少,“父母在的地方,就是家嘛!他们在哪,我在哪。”按照惯例,如果老爸在哈尔滨,包贝尔是每年至少要回去一次陪老爷子喝个酒的,如果不在家乡过年,他会特意赶上放假期间,回去见见同学和朋友。

“原来喝酒不容易醉,可能现在年纪大了,反而越来越容易醉……”包贝尔挠了挠头说。虽然出演了许多喜剧,但在生活中他并不是个“特别容易开心”的人,相反某种程度上有些严肃。从子女教育到个人工作室运转,事无巨细他承认自己是一个细节控。

演员、导演、制片、老板、父亲、老公、儿子,加持在他人生中的角色比戏里还多,用他的话讲“人到中年,难免会有压力。”谁活着又是轻松的呢?与包文婧结婚五年,看着孩子的成长,也看到了自己的衰老,感受着爱的同时,也承担着愈显沉重的责任,“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有时候真的会累。”

和包贝尔一起去KTV唱过歌的人都知道他的歌单既单调又乏味,张雨生、张震岳、陈小春、张学友,翻来覆去就那么几首。现在就算是有时间听音乐,也多集中在电影配乐方面,时时搜集不同风格旋律,并适当的时候运用到自己的影像作品中,成为他每天的必修课。“成人的世界,哪有‘容易’二字,想成为自己人生中的‘大人物’,就要付出拼尽全力的代价。” 2019年初,一切又可以重新开始。

(责编:白宇)
百度